<strike id="oouqj"><bdo id="oouqj"></bdo></strike>
      <tbody id="oouqj"><center id="oouqj"></center></tbody>
    1. <th id="oouqj"></th>
    2. <em id="oouqj"></em>

      <tbody id="oouqj"></tbody>

      <tbody id="oouqj"></tbody>

      您的位置:首頁 >公司 >

      投資人眼中的圣湘生物:如何從瀕臨破產到“抗疫第一股”?

      2020-08-31 15:25:33    來源:經濟觀察網
      李德和表示,“我們現在更關注企業的成長性,那什么樣的企業具備成長性呢?一定是符合國家產業政策方向的,國家支持的,或者人類社會有極大需求的這方面,才是企業的一個發展方向。比如我們現在聚焦的高科技和醫藥生物企業。”

      經濟觀察報 記者 張斌 8月28日,頂著“抗疫第一股”光環的圣湘生物(688298.SH)正式登陸科創板。其開盤價151元/股,較50.48元/股的發行價高出約2倍;收盤報116.06元/股,首個交易日漲幅129.9%。

      圣湘生物系國內新型冠狀病毒檢測產品最早獲批上市的前6家企業之一。 今年上半年,圣湘生物實現營業收入21億元,同比增長近12倍;歸屬于母公司股東的凈利潤為12.32億元,同比增長近147倍。其業績的顯著增長與新冠病毒核酸檢測試劑等相關產品市場需求量短期內大幅增加相關。

      誰曾想,時間倒回至2015年,圣湘生物還處于銀行賬戶被查封、股權遭凍結、訴訟纏身、經營困難的境地。

      也是在這一年,圣湘生物遇到了以整體方案對其進行戰略投資的正奇金融。在圣湘生物董事長戴立忠看來,正奇金融在其最困難的時候雪中送炭,注入資源,助企業渡過了難關。“接觸前完全沒有想到,還有一家這樣的金融機構能夠提供這么多幫助,正奇金融的投貸聯動模式對我們幫助很大。”如今,圣湘生物以第二大股東身份,成為圣湘生物上市的贏家。截至發行前,其持股比例為11.96%;公開發行后持股比例為10.76%。

      困境中的轉折

      2008年,40歲的戴立忠離開工作了8年之久的美國分子生物學檢測方法創始公司之一的Gen-Probe公司,歸國與李遲康共同出資成立了圣湘有限(圣湘生物前身)。作為國際分子診斷領域領軍人物,戴立忠帶領團隊自主研發了一系列應用于疾病精準預防、診斷、治療的國際領先核心技術,獲國家科技進步二等獎、中國專利優秀獎等國家級重大獎項20余項,引領疾病防控體系由治療為主向預防為主轉變、醫學體系由經驗醫學向精準醫學轉變。

      好景不長,戴立忠創業之路上的第一個合伙人李遲康卻將圣湘生物拖入窘境。

      圣湘生物招股書顯示,2011年至2012年間,公司原股東李遲康以其關聯公司博雅眼科醫院、翔宇食品等公司的名義,向長安信托、交通銀行湖南省分行(以下簡稱“交通銀行”)、農業銀行長沙雨花區支行(以下簡稱“農業銀行”)共計借款2.44億元。2013年1月31日,長沙市公安局雨花分局依法對李遲康涉嫌非法吸收公眾存款立案偵查,其關聯方所欠該等債務均無力償還,該等債權人陸續向圣湘有限追償。

      上述向交通銀行、農業銀行的借款,圣湘有限提供了連帶責任保證擔保,系多個擔保方之一。2013年至2016年經多項訴訟,根據法院的最終判決,圣湘有限應在1.17億元范圍內承擔連帶清償責任,圣湘有限在償還了400萬元后,該筆連帶清償債務剩余1.13億元。

      因李遲康私刻公司印章、偽造法定代表人戴立忠的簽名,以圣湘有限名義與長安信托簽訂了博雅眼科醫院信托貸款的《保證合同》,圣湘有限系多個抵押、擔保方之一。2013年9月,長安信托向陜西省高級人民法院起訴圣湘有限,要求圣湘有限就長安信托與博雅醫院1.1億元信托貸款,按照《保證合同》約定承擔擔保責任。該訴訟未判決,但導致圣湘有限經營發展受到影響,亦存在為長安信托1.1億元信托貸款承擔擔保責任的或有債務風險。

      上述兩項債務糾紛導致圣湘生物土地、房產、存款等多項資產被扣押、查封或凍結,公司股權、銀行賬戶被凍結,經營發展受到較大影響。正奇金融總裁李德和回憶彼時的情況坦言,“2015年,雖然也有一些投資機構找到戴博士(戴立忠),但是看到圣湘生物是那種窘境,根本就不敢投。戴博士可能也是聽到市場上有一家正奇金融的投資機構,好像跟別人不一樣,所以就找上門來。”

      李德和說,如果按照傳統債權思維看財務報表、抵質押物,圣湘這個項目肯定沒法通過,公司投資決策委員會內部開始也有分歧,但當時,董事長俞能宏提出的“投行思維”已經在公司推行了一年多。“我們是以投行思維對其抽絲剝繭,還原其本身價值。”對于這樣一家具有技術優勢、產品優勢、團隊優勢,且行業空間發展巨大的企業來說,正奇金融正好可以發揮自身金融優勢、資源優勢、整體方案優勢和對國內政策、法律、市場等各方面環境比較熟悉的優勢,幫助梳理化解債務糾紛、注入資源激活創新發展動力、理順各方面關系,使企業卸下包袱、輕裝上陣。

      2015年8月,正奇金融董事長俞能宏帶隊到圣湘生物進行了盡調,戴立忠一個月后帶隊到正奇金融深入交流,雙方逐漸達成共識。李德和表示,“我們的表態就是,你只需要安心做技術研發,把產品和市場打出去,剩下的資金、債務、訴訟問題我們來解決。”

      李德和向記者介紹,“商業銀行很多時候可能是錦上添花,專業的投資機構一般也是選擇資質良好、發展趨勢特別明確的進行投資,區別于他們的不同點是,像圣湘生物這樣的,帶有某種困境,我們會以另外一個視角去看一家企業。很多時候我們做的是雪中送炭的事情,或者困境重組的事情。這是我們的長項,因為自身具備了足夠多的手段,不僅可以使用股權投資,也不僅僅是簡單的一筆債權投資,而是通過一系列豐富的方案去幫助企業更好地解決生產發展過程中的一些問題。”

      從化解債務開始

      為了使圣湘生物擺脫困境,正奇金融想了很多辦法。2015年底,正奇金融以整體方案戰略投資圣湘生物,成為其第二大股東,并給予其不超過5億元額度的債權方案。“最基本的辦法是先給流動資金,讓圣湘有資本繼續做研發、購設備、鋪市場,對訴訟、擔保纏身,我們和戰略伙伴一起,跟商業銀行一家一家去談,也跟資產管理公司聯合打折收購。”

      為解決交通銀行、農業銀行1.13億元債務,長安信托1.1億元債務,消除該等債務對公司造成的不良影響,圣湘生物2017年5月與時任股東達成一致,共同推動兩項債務重組的完成。重大債務重組所需資金主要提供方為2015年入股圣湘生物的股東安徽志道(系正奇金融全資子公司),并由時任股東按照持股比例共同承擔該等債務。根據招股書披露,正奇金融為圣湘生物提供的債權支持最高約4億元。

      到2018年,圣湘生物所涉長安信托案件債權的債務重組,所涉交行、農行案件債權的債務重組全部解決,債務風險消除。

      李德和表示,“投行思維、整體方案,不僅僅是融資支持,我們為圣湘生物提供的是一攬子的融資及增值服務,隨著圣湘生物走出困境,進入快速發展期,我們的整體方案也有所變化,在其進行股權融資、資本運作等方面積極提供支持。”李德和介紹,在金融服務產業、產業與金融相互賦能的過程中,投貸聯動是正奇金融的核心競爭力所在。“現在我們的‘投貸聯動’主要有三個層次,第一,在發展層面,正奇金融有15家子公司,融資租賃、商業保理、融資擔保、小額貸款、典當等業務,這些債權業務與股權投資業務形成聯動,構成區別于其他金融機構的差異化打法;第二,在產業層面,通過投資一家公司,深入了解和理解產業以及上下游行業,對上下游產業鏈導入債權業務,形成全產業鏈的投貸聯動;第三,在執行層面,對一家公司,在適用的情況下,既有股權投資,又有債權投資,’投’與‘貸’有效聯動、雙向賦能。”在這個過程中,金融是產品,投貸聯動是手段。金融不能夠空轉,一定要跟企業緊密聯系,真正去服務到產業中去,要站在企業和產業的角度去思考怎么樣更好地去幫到它們。通過深度切入產業,以“金融+投資+產業”模式打造產業賦能平臺,形成“產融共創”。

      李德和表示,“我們現在更關注企業的成長性,那什么樣的企業具備成長性呢?一定是符合國家產業政策方向的,國家支持的,或者人類社會有極大需求的這方面,才是企業的一個發展方向。比如我們現在聚焦的高科技和醫藥生物企業。”

      據其介紹,正奇金融以多元化的產品與服務為中小企業提供全生命周期的金融解決方案案例中,除圣湘生物外,艾可藍(300816.SZ)已于今年2月10日登陸創業板;天合光能(688599.SH)于6月10日在科創板掛牌上市;科美診斷、蘭劍智能科創板上市申請已獲得受理。

      “抗疫第一股”

      “圣湘生物高度專注于技術積累,在分子診斷領域具有明顯的先發優勢,開發了300多種產品,構建了集試劑、儀器、檢測服務、實驗室共建為一體的整體解決方案,還擁有豐富的在研項目儲備。今年能夠快速響應疫情防控,也是實力的長期積累在上半年集中爆發。”李德和表示。

      目前,國內注冊的新冠病毒檢測試劑43個(其中核酸檢測試劑21個)。圣湘生物新型冠狀病毒核酸檢測試劑盒產品于2020年1月28日獲批上市,系國內新型冠狀病毒檢測產品最早獲批上市的前6家企業之一。

      根據2020年3月國家衛生健康委臨檢中心《全國新型冠狀病毒核酸檢測室間質量評價結果報告》,使用圣湘生物新冠核酸檢測試劑的實驗室數量為258家,排名行業第一。

      招股書顯示,今年4-6月,圣湘生物新冠病毒檢測試劑對第三方檢測中心的銷售收入占境內銷售的比重為44.61%。截至今年6月末,圣湘生物研發的新冠病毒核酸檢測試劑盒已供往國內外近3885.13萬人份(其中約1380.24萬人份供往國際市場)。

      新冠病毒核酸檢測試劑等相關產品市場需求量短期內大幅增加,極大地影響著圣湘生物的業績。

      今年上半年,圣湘生物實現營收21億元,同比增長近12倍;歸屬于母公司股東的凈利潤為12.32億元,同比增長近147倍。

      目前已披露半年報的具有新冠病毒核酸檢測試劑相關產品的上市公司中,凈利潤增幅最大的是達安基因(002030.SZ),上半年凈利潤同比增長近12倍。

      此外,據記者發現,目前核酸檢測相關概念股披露的半年報中,華大基因(300676.SZ)和金域醫學(603882.SH)披露了上半年的核酸檢測試劑盒的發貨量或檢測量。截至今年6月末,華大基因的核酸檢測試劑盒(熒光PCR法)海外累計發貨超過3500萬人份;金域醫學上半年累計檢測量超過1000萬例,截至8月中旬,其累計新冠核酸檢測1500萬例以上,日檢產能超過20萬例。

      圣湘生物還在招股書中披露,預計今年前三季度可實現營業收入30億元,與上年同期相比增長1131.11%;扣非后的歸屬于母公司股東的凈利潤為17.29億元,與上年同期相比增長13457.15%,業績快速增長。

      最新數據顯示,2020年上半年,圣湘生物境外銷售占比由去年的5.05%一躍增至45.12%;今年6月,境外市場銷售占比達67.28%。

      李德和表示,“圣湘生物十余年來持續進行分子診斷應用普適化、全場景化新生態的布局,已成為全球分子診斷知名品牌。此次登陸資本市場后,募集的資金將全部用于現有主營業務,進一步提升核心競爭力。”

      免責聲明:市場有風險,選擇需謹慎!此文僅供參考,不作買賣依據。

      相關閱讀

      现金捕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