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trike id="oouqj"><bdo id="oouqj"></bdo></strike>
      <tbody id="oouqj"><center id="oouqj"></center></tbody>
    1. <th id="oouqj"></th>
    2. <em id="oouqj"></em>

      <tbody id="oouqj"></tbody>

      <tbody id="oouqj"></tbody>

      您的位置:首頁 >市場 >

      2020年還會有陡然而至的春季行情嗎

      2020-01-16 16:54:16    來源:國際金融報

      不問來路,只奔前程。過去的2019年,對私募行業來說,有喜有憂。喜的是市場雖有震蕩,但年初的春季行情、科創板打新等帶來難得的投資機會;憂的是募資難、監管加嚴等情況,部分私募仍面臨生存困境。

      進入2020年,步履匆匆的私募大佬抬頭仰望星空,為新一年的投資策略、發展方向做規劃。多家私募認為,在可預見的對外資限制進一步放開、外部環境重要變化等信號下,2020年的投資機會值得期待。

      “雖然2020年不大可能像2019年那樣高歌猛進,基于宏觀預期到位及改革措施落地,并伴隨著機構資金持續流入,A股市場仍將迎來充滿希望的一年!”世誠投資樂觀地表示。

      1 春季行情已經啟動

      2019年初,A股行情突然啟動,讓彼時看多做多者收獲滿滿,在后續市場震蕩中占據從容地位;同時,也讓多數因減倉清盤,以及因春節放假等因素來不及加倉的私募踏空,至今心有余悸。

      那么,2020年還會有陡然而至的春季行情嗎?

      “短期的春季行情已經在進行中。”磐耀資產董事長辜若飛在接受《國際金融報》記者采訪時分析道,原因有二:一是央行近日公告稱,為支持實體經濟發展,降低社會融資實際成本,決定于2020年1月6日下調金融機構存款準備金率0.5個百分點;二是根據國家統計局于2019年12月31日發布的數據,2019年12月中國制造業采購經理指數(PMI)為50.2%,與上月持平,連續兩個月位于榮枯線(50%)以上,制造業延續上月擴張態勢。

      “預計市場行情仍會是以行業輪動的方式展開。未來需要注意外圍市場的風險和地緣政治不確定性帶來的擾動。”辜若飛指出。

      世誠投資也表示,據其觀察,春季行情早已如火如荼地展開了,且目前很有可能已經進入到下半場。“目前正值自然界的寒冬,但資本市場早已‘春意盎然’??紤]到2020年上半年宏觀經濟的韌性包括庫存周期的影響,我們判斷與宏觀(包括投資)相關度更高的板塊有機會在下半場勝出。當然,從防風險角度出發,我們需要提防的是‘早開始,早結束’。”

      而將時間軸拉長,星石投資認為,2020年11月份之前,有一個寬松的股票投資時間。“現在中美就第一階段經貿協議文本達成一致,在2020年11月美國大選之前,預計將處于平靜期。”

      此外,另一受市場關注的熱點問題是:2020年牛市會來嗎?

      遠策投資認為,從2019年的情況來看,宏觀經濟視野下的熊市與微觀公司視角下的牛市同在,且未來比較長的一段時間,分化可能成為常態。如在2019年,即使在受經濟景氣度下行影響較大的周期板塊,機械、建材龍頭股價還能創出新高。在加速或者減速的總量判斷下,更應該以分化的眼光來思考和尋找機會。

      “各種分化和反差讓我們思考,中國是一個巨大的單一文化共同市場,這在全球實際上是很少見的,雖然總量的增速在放緩,但由于存量足夠大,結構變化同樣具有驚人的能量。所謂宏觀經濟不好對于市場的影響變得弱化,微觀變得比宏觀重要,而這也正是當前的宏觀階段特征所決定的。”遠策投資指出。

      凱豐投資對2020年全年保持謹慎樂觀態度。其認為,從2019年情況來看,雖然經濟增速繼續緩慢下行,股票卻在震蕩中筑底成功走出牛市,其中的結構性機會甚至比指數展示的更強,給股票靈活配置機構帶來了可觀的回報。而在大類資產方面,滯脹的喧囂也給主動管理的投資者創造了不錯的機會。因此,從未來一年的時間尺度上看,在股票和大類資產方面,中國機會與市場震蕩依然會交替行進,制造風險,提供回報空間。

      “就中國機會主題,我們對中國相關二級市場資產類別均持有樂觀看法,不排除股債匯商品的一個整體牛市。”凱豐投資做出此判斷的依據包括:豬瘟誘導的高通脹憂慮緩解,帶來利率下降空間的打開,支撐債券與股票等。

      而震蕩主題體現在恰恰因為都好,所以才不會太好。凱豐投資認為,國內風險主要在于資金供給有限,會限制各個品種的上漲空間。此外,還有滯脹擔憂。而海外風險在于貨幣超發催生的股票以及更極端的債券泡沫如何維系。“預期上漲幅度將遠低于波動率。排序為商品優于港股優于A股優于債券。”

      重陽投資也較為樂觀。其認為,如果2020年“一內(改革)一外(中美關系)”兩大變量的關系良性演進,中國股市不排除超預期上漲的可能性。特別是港股市場,當前估值處于歷史低位,而且更為國際化,資金天然有逐利的特征,負利率地區的資金很可能另尋避風港,港股市場無疑是一個很好的潛在選擇。“結合歷史規律,我們判斷,港股有可能先于A股見底,并先于A股演繹指數行情。”

      2 資本市場改革添動力

      無論是科創板開市、注冊制實施,還是再融資、退市政策等趨于完善,都使得2019年成為我國資本市場改革路上濃墨重彩的一筆。

      而2020年,改革也將繼續。重陽投資指出,隨著注冊制在科創板成功嘗試,注冊制穩步擴圍已經水到渠成。新股發行常態化逐步被市場接受適應,改革將更進一步,發行節奏、融資規模、發行定價也有望更趨市場化,更多環節交由市場決定。與融資端市場化改革相對應,投資端的改革創新同樣值得期待。因此,其預期,進一步發展、吸引和鼓勵中長期投資者入市的市場化改革為時不遠。

      “市場化改革對于我國股市影響深遠。”重陽投資認為,一方面,IPO和再融資的市場化定價發行從源頭上改善了資本市場的定價效率,成為實現資源有效配置最直接的保障。另一方面,發行節奏、時機和規模的進一步市場化改革,也將使上市公司有能力更加自主地選擇回購和發行股份。這將有助于優質上市公司以長遠眼光積極提升股東價值,有助于我國資本市場的長期穩定發展。

      那么,具體將有哪些改革措施?

      目前而言,世誠投資列舉了五點:一是股市投資人持續關注的國資國企改革、區域經濟改革等,在新的一年將持續推進,為市場和上市主體注入新的活力。二是最新出臺的支持民營企業改革發展的意見,無疑又給民營企業家們吃了一顆定心丸。三是新《證券法》剛剛頒布,將于3月1日起施行。包括后續的配套法律法規,這種法治供給側改革將為資本市場的可持續發展保駕護航。四是監管部門在年前推出的“深改十二條”,其中相當部分內容將在2020年落地生根,為打造一個有活力、有韌性的資本市場添磚加瓦。五是被高度關注的QFII制度改革也將在2020年年中落地,為市場流動性帶來“源頭活水”。

      “凡此種種,都將使得股市長牛、慢牛較之過往更值得期待。”世誠投資總結道。

      3 外資長期流入趨勢不改

      2020年,取消外資持股比例限制相關政策將落地,這無疑會促使外資源源不斷地流入A股市場,同時A股市場也將從中受益。

      “外資增配A股是長期趨勢。”星石投資分析道,目前外資在A股市場的占比僅為3%左右,遠低于日本、韓國以及中國臺灣地區等市場15%以上的比例。借鑒韓國股市和中國臺灣地區股市從首次被MSCI新興市場指數納入,到納入后的8年內,兩地外資持股比例分別從1%和8.8%快速提升至10%和25%的經驗,目前A股剛剛完成全球三大指數的初步納入,未來國際指數擴容A股還在有序進行中。“隨著A股市場不斷對外開放以及資本市場制度不斷完善,從中長期來看,外資流入的大趨勢不變,A股將享受到制度開放的紅利。”

      那么,外資流入A股的原因為何?

      辜若飛認為主要有三點:一是金融危機以來,中國基本面增速是其他經濟體的2至3倍,而指數漲幅大幅跑輸,并且從估值層面來看,A股也是全球價值洼地;二是目前國內對資本市場高度重視,正在進行大刀闊斧、卓有成效的改革,市場活力逐步激發,吸引力得到提升;三是對比全球其他國家和地區,外資占當地股票市值都達到10%以上,而目前外資持有A股市值占比不到4%,隨著金融市場的進一步放開,外資配置比例也會逐步提升。

      凱豐投資則認為,外資流入主要受五個要素影響:匯率、中美利差、外資對新興市場(特別是中國市場)的看法、美股、被動的指數擴容流入。其中,前四個要素主要影響的是外資主動管理型資金的流入節奏,而第五個要素則主要和被動型指數追蹤基金的流入有關。

      “外資更青睞于一些確定性較強的行業龍頭股,并且隨著流入規模的逐步增大,會對A股的風格和估值發生較大的影響。類似于歐美股市,龍頭將享受更好的流動性和估值溢價。”在談到外資流入對A股市場的影響時,辜若飛補充道。

      4 看好醫藥科技板塊

      在市場分化的背景下,2020年哪些行業值得關注?

      “隨著經濟增速的放緩,多數行業逐步進入成熟期,行業內的公司分化將會成為一個長期的趨勢,有競爭力的公司會逐步獲得更多的市占率,也會有能力提高定價能力。”高毅資產表示。

      同時,高毅資產看好三方面的投資機會:一是在傳統的制造業中,將會繼續存在由于行業格局改善所帶來的市占率提升、定價能力提升的投資機會;二是隨著人均收入不斷提高,在消費領域的消費升級依然會是未來較長時間內的結構性趨勢,具有快速產品開發能力、優質供應鏈系統能力、能夠借助科技力量為消費者提供優質服務的公司將會持續享受消費升級的紅利;三是在金融領域,公司經營能力的差異將會有越來越顯著的體現,依然存在結構性的低估機會。

      此外,醫藥、科技板塊仍受較多私募機構的關注。

      其中,醫藥板塊面臨結構性機會。磐耀資產認為,從目前醫藥整體估值來看,整體估值并不便宜。而如果從拆分來看,分化比較嚴重。政策影響較大的中藥、化藥領域估值壓得比較低,而不受影響的醫療服務、生物制藥領域估值得以大幅提升。許多優秀的公司譬如創新藥產業鏈、非醫保自費、醫療服務等賽道中長期依然看好,當然目前股價和估值都處在高位,核心醫藥股有待于估值的消化,等待回調之后的機會。其認為,更多超額收益來源于二三線股的價值重新發現。

      “醫藥板塊自去年以來受到帶量采購政策的多次沖擊,而如果回顧政策的演變,當前的醫保政策相當于是在做一場藥品市場的‘扭轉操作’,降低仿制藥的醫保采購支出,而把節省出的費用轉移至創新藥納入醫保采購上。”就此,遠策投資算了一筆賬:如果按照集采談判300個品種,降價節省的費用大部分用于創新藥醫保納入來測算,國產創新藥將獲得1200億元左右的醫保采購空間,這對于創新藥和研發外包企業來說,會是未來幾年比較確定的收入和利潤空間。

      對于科技板塊,星石投資指出,“未來5年-10年,最大的趨勢是科技突破”。

      同時,星石投資表示,2020年看好三大板塊:5G產業鏈、新能源汽車產業鏈和醫藥。其中,5G產業鏈投資將從上游的基站硬件轉向流量設施及后期應用,新能源汽車產業鏈主要看好確定性更高的核心零部件,醫藥生物行業關注創新藥、高端仿制藥以及醫療服務方面的投資機會。

      對于私募行業自身而言,從2014年3月開啟私募基金管理人登記制度以來,至今已有近6年。

      “(近6年來)私募基金行業規??焖僭鲩L,質量不斷提高,為創新資本形成提供了蓬勃動力。目前對私募基金行業而言,要適應實體經濟高質量發展要求,提升專業性、競爭力,才能在行業發展的過程中與時俱進。”辜若飛表示。

      相關閱讀

      现金捕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