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trike id="oouqj"><bdo id="oouqj"></bdo></strike>
      <tbody id="oouqj"><center id="oouqj"></center></tbody>
    1. <th id="oouqj"></th>
    2. <em id="oouqj"></em>

      <tbody id="oouqj"></tbody>

      <tbody id="oouqj"></tbody>

      您的位置:首頁 >市場 >

      曝光羅山東操縱市場案始末,檢法一線辦案人員親述辦案細節

      2020-01-22 15:11:39    來源:證券日報

      編者按:1月3日,證監會在新年首次發布會上宣布,會同公安機關查辦了羅山東操縱市場案。據悉,案件經浙江金華市人民檢察院提起公訴,金華市中級人民法院已于2019年12月31日對此案做出一審判決。本案中,羅山東團伙操縱股票8只,非法獲利4億余元。另外,此案是通過行政與刑事執法協作破獲,是開年證監會宣布的第一個重大案件。因此,該案性質非常惡劣,市場影響較大,市場關注度也非常高。為了加深市場和投資者對操縱市場危害的了解,認清“股市黑嘴”的真實“嘴臉”,加大對違法違規者的警示和威懾力,《證券日報》記者奔赴浙江省金華市,專門采訪了負責案件的公安機關、檢察院和法院相關辦案人員,揭示羅山東操縱市場案的全過程。

      本報見習記者 吳曉璐

      “31位被告人中,有10人被判處有期徒刑實刑,其中7人被判處五年以上有期徒刑。不論是從判刑的總人數、判實刑的人數,還是從適用刑法中刑罰的檔次來看,在證券犯罪案件中,這起案件都算是開創了歷史先河。”浙江省金華市人民檢察院第一檢察部副主任王波在接受《證券日報》記者采訪時表示,這也是全國首例適用新司法解釋持倉量、交易量條款認定操縱證券市場犯罪的案件,還是全國首例認定配資構成操縱證券市場犯罪的案件。

      “這起案件給市場傳遞了一個非常明確的信號,就是從嚴從重、利用刑事手段來打擊證券犯罪。”王波如是說。

      一直以來,加大對證券市場違法犯罪行為處罰力度的呼聲不絕于耳,在《證券法》修訂通過、正式實施期間,羅山東操縱市場案的宣判具有深遠意義。

      2020年1月中旬,《證券日報》記者踏上去往浙江省金華市的列車,采訪了負責該案的公檢法一線辦案人員,將羅山東操縱市場案的全貌一點點拼湊完整。

      進股市“賺快錢”

      不到一年就被盯上

      羅山東等人初次進入證監會視野,是在2015年下半年。因為短線交易正虹科技,羅山東在2016年年初被湖南證監局開出警示函,并記入中國證監會誠信檔案。實際上,羅山東炒股僅始于2015年3月份。從時間上來看,羅山東進入股市的初衷就是為了“賺快錢”。

      收到警示函后,羅山東并沒有就此收手。直到2017年1月份,證監會再次到羅山東公司調查,稱其在操作股票過程中存在自買自賣、連續交易、尾盤拉升等違規行為。

      證監會的這次上門“談話”,讓羅山東意識到了問題的嚴重性。為了防止證監會再次檢查,羅山東決定在長沙、深圳設立操盤點,同時保留成都總部操盤點。為了規避監管,羅山東幾乎想盡了一切辦法。

      “這些操縱市場的人,規避監管的手段太多了。有個犯罪嫌疑人交代,每操縱一批股票,使用過的電腦就毀掉一批。集中拉升的時候,還臨時租一個房子。”浙江省金華市公安局經偵支隊副支隊長蔣益群向《證券日報》記者透露。

      “莊家對其行為的違法性有明確認知,且采取多種規避監管的行為。”王波向《證券日報》記者揭秘稱,“廣設操盤點,蹭WIFI,頻繁更換電腦、無線網卡,尤其使用IP無法落地或Mac大批重復的特殊無線網卡。”

      由于羅山東操縱股票的手段簡單粗暴,非常激進,幾乎每次出貨都會引起市場大幅波動。2017年8月份,上海證券交易所交易監察部門發現迪貝電氣的異常走勢行情,向證監會稽查部門報告了相關情況。

      據東方財富Choice數據統計,2017年5月份至11月份,羅山東團伙、龔世威團伙等合謀操縱迪貝電氣期間,該股換手率超過2000%,區間振幅達到60%。

      據證監會稽查總隊副隊長鄭紹翼介紹,除了迪貝電氣外,稽查局隨后還接到第二起、第三起類似案件?;榫衷趦炔炕ハ啾葘r發現,這幾起案件賬戶有交叉,資金賬戶有部分重合,所以把這十幾起案件串并在一起共同研究。在調查中,還發現有許多稽查總隊通過行政手段無法辦到的一些事情,所以稽查總隊就和公安機關進行深度配合,借助公安機關的情報導偵體系。

      5個操盤點

      40分鐘就被全部端掉

      “2018年4月份,公安部證券犯罪偵查局接到證監會的線索后,雙方開始進行聯合研判,并成立專案組。”蔣益群向記者介紹,研判較難的是對賬戶組的統一認定,如果按照傳統辦案模式,對幾百個賬戶一個個地找,要耗費大量精力,甚至很難查清,而且容易打草驚蛇。但由于模式的改變,聯合研判后,一些難題解決起來就容易多了。

      據介紹,專案組依托近年來開發的大數據證券犯罪研判系統,充分挖掘已有的電子數據信息,將“死數據”演化為“活線索”,最終令案件取得突破。

      “以大數據技術作為核心,利用分布式存儲系統,把關系型數據庫、圖形數據庫、分布運算數據庫整合在一起,有效整合了證券交易、資金明細、人員軌跡、通訊信息等各方數據源,實現多方數據的可視化疊加分析,能夠智能形成研判報告。”公安部證券犯罪偵查局第二分局副隊長毛海榮向記者道。

      經過近三個月的研判,專案組初步鎖定了成都、武漢等7省8個城市。2018年7月18日,170余名公安干警和證監部門30多名專業調查人員,在8個城市同時展開抓捕行動。

      “收網當天,40分鐘就全部結束戰斗,25名犯罪嫌疑人全部到案,深圳、長沙、成都、寧波等地的5個操盤點都被端掉了。”蔣益群告訴記者。

      在具有多年偵查經驗的蔣益群看來,規避偵查的動作多了,雖然偵查難度加大,但從辯證思維的角度來看,反而更能印證其犯罪的動機,留下的破綻也會更多。“我們在深圳查到過一個操盤點,他們租的房子,每平方米售價至少十萬元。一個打工的人,租了100多平方米,而且跟老板沒有任何通話記錄,甚至連老板是誰都不知道,怎么可能呢?”

      蔣益群認為,只要是犯罪,就一定會露出蛛絲馬跡,100個環節中就算有99個規避掉了,只要有1個沒有規避掉,就會露出破綻。

      在初次破獲證券犯罪案件的蔣益群看來,證券犯罪案件的資金體量大,且案件線索錯綜復雜,精準研判比較難。本案的最大亮點在于刑事提前介入,證監會稽查部門和公安機關雙方同時上案,稽查部門專業的數據分析能力,加上公安機關強大的偵查能力,通過行刑銜接,實現了優勢互補。

      另外,檢察機關也提前介入本案,把提前介入的關口向前延伸到立案前的研判階段。王波對《證券日報》記者表示,通過提前介入,提早到偵查階段向公安機關輸出案件證據的公訴標準,引導公安機關有目的性地收集和完善證據,提升偵查工作的質效。證監會稽查部門和公安機關抓捕的時候,起獲了大量有用的證據,光電子證據就有2000G。

      王波表示,從2019年1月23日公安機關移送起訴開始,到8月7日檢察機關提起公訴,僅用了六個半月的時間,公訴人團隊就核實了全部底層數據。因為證據充分,對犯罪行為的指控全部被法庭采納。

      配資、操盤和推票

      全鏈條打擊一個都不能少

      在王波看來,本案另外一點特殊之處在于實現了全鏈條打擊。之前,操縱市場刑事處罰主要針對操盤方,但在這個案子里,同時也打擊了前端的資方和后端負責出貨推票的“黑嘴”。

      “一般來說,配資和推票兩種行為更加暴露。這兩項犯罪行為抑制住了,操縱市場的成本就高了,犯罪主體操縱市場的動力也就弱了。以經濟手段去遏制經濟犯罪,可能比單純打擊操縱市場能起到更好的作用。”

      “這起案件從一條線索開始,帶出了一批案件,單個案件就有7個罪名,實現了從配資到操盤、再到推票出貨的全鏈條打擊。”蔣益群表示。

      “我們希望,證券市場參與者對配資可能犯罪、推票可能犯罪有一個更明確的認識。”王波對《證券日報》記者表示,在本案審理過程中,配資和推票的人,往往會用“之前沒被處理過”做辯解,甚至有資方當庭大肆宣揚,“我們那里的有錢人都這么做(配資)。”

      場外配資歷來都是監管層重點打擊方向。但此前,由于法律關系界限不清楚,場外配資一直被認為是灰色地帶。

      “有人認為,證券市場的場外配資就是借錢給他人炒股,他人還本付息就好了,沒有什么違法的。但在法律關系上,是不能這樣講的。”作為該案的審判長,浙江省金華市中級人民法院刑二庭副庭長于江對《證券日報》記者表示。

      “本案中,羅山東、龔世威配資的比例大多是1:4和1:5,但最高的時候達到1:9。高杠桿成倍放大了賬戶被強制平倉的風險,會帶來連鎖反應,極易引發踩踏式出逃,導致市場非理性巨幅波動,損害其他投資者的利益,危害極大。”于江表示。

      據《證券日報》記者了解,為羅山東提供配資的眾人中,有兩名在羅山東操縱市場期間,均多次收到交易所的警示函。但是,其中一位在接到警示函后,竟為羅山東提供規避監管的建議,然后更換賬戶給羅山東使用;另一位則無視警示函,繼續將賬戶提供給羅山東使用。

      “無論是操縱證券市場的人員,還是為其提供配資的人員,都是對資本市場、對法治缺乏敬畏之心。”于江稱。

      2019年11月14日,最高法公布的《全國法院民商事審判工作會議紀要》(民間俗稱《九民紀要》)明確規定,融資融券作為證券市場的主要信用交易方式和證券經營機構的核心業務之一,依法屬于國家特許經營的金融業務,未經依法批準,任何單位和個人不得非法從事配資業務。

      “《九民紀要》是在這起案件審理過程中出臺的,證券市場場外配資如何定性之前并沒有先例,從偵查到指控,都認定為屬協助操縱證券市場。最終我們綜合考慮,認為在本案中還是認定為操縱證券市場的共犯較為妥當。”于江告訴記者。

      本案中,賀志華等負責推票的4個人,此前合伙從事茶葉生意,經不起巨大利益的誘惑,后來轉做推票,為龔世威等人推票4只,共獲利840余萬元。據《證券日報》記者了解,賀志華對招來的業務員簡單培訓后,主要以打電話的方式向散戶推薦股票,或用公司發的手機添加散戶微信,或通過QQ群發布推薦股票的信息。

      操縱證券市場

      羅山東、龔世威終嘗苦果

      “此案最大的困難就是無先例可循。”王波表示,首次對配資定罪,爭議非常大。另外,這個案子還涉及到法律依據適用的問題。

      “隨著時間的推移,2010年施行的《最高人民檢察院 公安部關于公安機關管轄的刑事案件立案追訴標準(二)》(簡稱《立案追訴標準(二)》)逐漸不能滿足打擊證券犯罪的規則需求,里面只有‘情節嚴重’的構罪規定,沒有‘情節特別嚴重’的升格規定,且構罪規定也越來越不能覆蓋日益手段翻新的證券犯罪行為,之前證券犯罪案件整體量刑普遍較低,與規則欠缺不無關系。”王波表示。

      但是,2019年7月份施行的《最高人民法院 最高人民檢察院關于辦理操縱證券、期貨市場刑事案件適用法律若干問題的解釋》(簡稱《司法解釋》)完善了情節嚴重條款,并對情節特別嚴重條款作了專門規定,“情節特別嚴重的,處五年以上十年以下有期徒刑,并處罰金。”

      據《證券日報》記者了解,羅山東和龔世威團伙等人操縱的8只股票,有6只多次在連續十個交易日的累計成交量達到同期該股票總成交量百分之五十以上,已經達到《司法解釋》中情節特別嚴重條款規定的情形。

      但在案件審理過程中,部分被告律師稱,應該新舊劃斷,適用《立案追訴標準(二)》,但控方主張適用《司法解釋》,從嚴從重打擊證券犯罪。法院審理后,最終整體采納了控方的觀點。

      此案中,龔世威的身份多樣,既是配資中介,又是操盤方。據了解,2016年7月份,龔世威等人成立配資公司,公司有專門負責找資金的,有負責風控的,有聯系推票的,還設立了操盤部。2017年年初,龔世威開始操縱股票,為了規避監管,還分設了3個操盤點。在上述被操縱的股票中,龔世威團伙參與操縱的就有5只。

      最終,法院判決,羅山東犯操縱證券市場罪,判處有期徒刑五年六個月,并處罰金3000萬元。龔世威犯操縱證券市場罪以及犯偽造公司、企業印章罪,決定執行有期徒刑五年六個月,并處罰金2001萬元。

      此外,負責推票的4人中,有2人因犯非法經營罪、侵犯公民個人信息罪,被法院判處有期徒刑5年,分處罰金610萬元和245萬元。

      行刑銜接成范本

      從嚴監管成為新常態

      在談到案件的特殊性時,三位一線辦案人員一致認為,本次行刑銜接的模式較好。“傳統的兩法銜接模式是,行政機關調查完了,再移交給公安機關,公安機關再進入刑事偵查。這種缺陷很明顯,行政執法對人身沒有強制力,很容易打草驚蛇;另外,移交過程中,證據也可能會遺失。”王波對《證券日報》記者表示。

      “本案把兩法銜接機制推到了一個新高度,兩邊同時上案。特別在證券犯罪案件里,沒有先例,所以這個案件具有開創性意義。”王波表示,這種新模式克服了舊模式的缺點。公安機關對人身有強制力,有強大的社會控制力,而且能在第一時間將嫌疑人全部抓捕到位,不存在逃跑、隱匿和串供等問題,相關物證也能夠扣押到位。

      “這次案件是行刑銜接的初步嘗試,模式創新帶來打擊能力的提升,很有借鑒意義。”蔣益群表示。

      對此,證監會相關負責人亦表示,將進一步優化行政與刑事執法協作機制,共同嚴厲打擊各類證券期貨違法犯罪,維護市場平穩運行。

      王波認為,從嚴監管是未來證券市場的一個趨勢。2019年6月份,《最高法關于為設立科創板并試點注冊制改革提供司法保障的若干意見》頒布實施;同年7月份《司法解釋》、《最高人民法院、最高人民檢察院關于辦理利用未公開信息交易刑事案件適用法律若干問題的解釋》正式實施。從法律工作者的角度來看,這幾個文件的發布,釋放了從嚴監管的明確信號。

      新《證券法》正式實施后,將逐步推行注冊制。于江表示,進入證券市場的渠道會放寬,但企業進來后一定要合法經營,市場參與者也要合法合規交易,事中和事后監管一定要嚴格起來,這也是新常態。

      “有人怕賠錢,有人怕坐牢。”于江認為,除了加大刑事處罰力度外,新《證券法》規定,通過投保機構可以進行代表人訴訟,投資者可通過民事訴訟提起巨額索賠,將有力震懾證券市場的違法犯罪行為。

      相關閱讀

      现金捕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