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trike id="oouqj"><bdo id="oouqj"></bdo></strike>
      <tbody id="oouqj"><center id="oouqj"></center></tbody>
    1. <th id="oouqj"></th>
    2. <em id="oouqj"></em>

      <tbody id="oouqj"></tbody>

      <tbody id="oouqj"></tbody>

      您的位置:首頁 >市場 >

      電子行業上半年業績 基本面的喜與愁

      2020-08-17 09:17:52    來源:21世紀經濟報道

      充滿挑戰的上半年已過去,電子產業鏈上市公司業績出現了明顯的兩極分化。

      正如業界所預料,2020年第二季度可能會是今年四個季度中,電子產業業績最有挑戰的時期,但同時,一些企業因為找準時機調換新冠肺炎疫情相關產品,或者及時匹配整機廠商的產品調整訴求,反而業績相對利好。

      不過要說疫情真正打亂節奏的,應該還是面對這個巨大的5G換機市場,不同廠商在庫存儲備上目標不同,而意外推動走向了截然不同的結果。

      業內人士向21世紀經濟報道記者指出,相比安卓系,蘋果系就因為意識到中國市場的庫存不足問題,而在二季度對供應鏈進行了加單動作,這令其成為中國市場二季度出貨同比增速最快的品牌,也反推相關上游產業鏈的業績帶來良好表現。

      說到底,單個季度的業績都是短暫表現,能夠快速根據市場情形調整生產節奏和產品研發進程才是關鍵。

      疫情后快速復蘇

      以往電子產業鏈業績出現分化的核心原因,主要僅在于對領先技術布局和研發的進度。但今年新冠肺炎疫情則更考驗的是產業鏈上游與下游的快速匹配能力。

      歐菲光在今年上半年一改去年劣勢,出現了業績大幅上漲,就是與此有關。2020上半年公司營收同比略有下滑,但歸屬上市公司股東的扣非凈利潤漲幅達70459%,其中原因有去年基數相對較低的影響,但也跟下游整機廠出貨量的突飛猛進脫不了關系。

      據多家第三方機構統計,蘋果和華為分別是今年上半年中國市場唯二有出貨同比上升的手機廠商,也恰好是歐菲光主要供應的對象。

      在業績預告中,公司表示,光學業務保持快速增長,部分大客戶訂單增加,高端模組和光學鏡頭出貨提升,盈利能力改善;受益于大客戶平板電腦銷量增長和安卓觸控業務獨立發展,公司觸控業務結構持續優化。

      一名行業觀察人士告訴21世紀經濟報道記者,歐菲光有一定量的業務主要服務于華為,也因此二者的業績也有一定相關性;此外,蘋果在今年第二季度有百萬臺量級的加單動作,主要為推動iPhone11的銷售儲備,也利好產業鏈企業。

      “據我了解,疫情之前,蘋果在國內市場的庫存周轉天數大約是7-9天,這導致一季度蘋果在國內一度出現限購的應對策略。所以疫情后,蘋果公司開始增加庫存,給供應鏈加單,把庫存控制在相比之前水位更高的地方。”該名人士續稱。

      這與歐菲光的業績實現了呼應。公司新近發布的半年報顯示,受益于國際大客戶手機產品銷量增長及合作進一步加深,公司非安卓影像模組產品銷售收入同比增長95.95%,出貨量同比增長30.34%。也因為國際大客戶訂單增多帶動產能利用率提高以及雙攝模組份額提升,該項業務的綜合毛利率為10.94%,同比增長11.24個百分點。

      在微電子產品系中,歐菲光財報顯示,因為國際大客戶訂單增多及3Dsensing產品在安卓市場滲透率提高,該領域業務營收同比增長79.83%。

      當然也并非一帆風順,部分產品體系由于市場競爭愈發激烈,也給歐菲光的部分業務帶來壓力。

      財報顯示,公司微電子整體營收實際上同比下降了3.29%,公司方面表示,因為指紋識別模組市場競爭加劇,單品價格承壓,其屏下指紋市場滲透率不及預期。這導致了指紋識別模組的業務方面,公司在今年上半年營收同比下滑了25.70%。

      此外,公司在智能汽車方面的業務處在投入早期,且受到國內汽車銷量下滑的影響,該部分業務營收也同比下滑了35.14%。

      對于有一定比例業務布局在海外的廠商來說,雖然已經在陸續復工,但壓力依然。

      比如合力泰在中期業績預告中就表示,3-6月由于海外疫情尚未得到有效控制,公司在2019年布局的印度生產線在2020年3-5月份基本處于停產狀態,2020年6月初印度產線逐步復工復產,這對印度公司經營造成重大的影響,同時公司國內對接印度工廠的前段產品產能也開工受限,在此期間相關固定費用未降低,而增加了產品制造成本。

      而合力泰只是著力布局印度產業鏈廠商中一個縮影。欣旺達的半年報也顯示,一季度受疫情影響,國際匯率市場波動較大,印度子公司因盧比貶值給公司帶來較大的匯兌損失。綜合其他業務布局等多重原因,期內公司實現歸屬母公司凈利潤同比下降了97.43%。

      不過,相比低迷的手機市場,疫情催生出的筆記本電腦市場需求則成為反作用力。欣旺達財報顯示,上半年公司筆記本電腦電池業務收入實現16.91億,同比增長25.23%。

      當然也有廠商因為產品相關性,推出“抗疫”需要的產品而獲益。比如大族激光的業績預告顯示,在國內疫情得到有效控制后,二季度行業快速復蘇,生產基本恢復正常。此外,公司的PCB業務訂單及發貨均較上年同期有大幅增長,期內還推出口罩機產品,對業績產生積極影響。

      基本面的喜與愁

      歸根結底,業績和訂單量的調整,都是與下游整機廠商對于市場的預估息息相關,結合突如其來的新冠肺炎疫情,則有了點“押題”的味道。

      上半年期間,不同的手機廠商之間其實出現了明顯的備貨分歧,有的廠商希望以低4G庫存的方式快速切換到5G賽道上,一些廠商則在其他海外市場廣泛儲備,前者就這樣被疫情短暫打亂了陣腳。

      有OPPO方的渠道人士向記者坦言,在今年第一季度期間,OPPO的推進節奏是,不推僅支持NSA(非獨立組網)制式的手機,而是直接推出支持SA(獨立組網)制式的手機,這導致OPPO在那段時間內的4G產品儲備不足,5G新機正在路上,誰知道剛推出新款旗艦機不久,就遇到了國內市場的停滯。

      相反,據行業人士介紹,那段時間華為在渠道備有一定量的存貨,成為支持其上半年業績爆發的一個支點。

      Canalys分析師賈沫也向21世紀經濟報道舉例道,vivo之所以能夠在印度市場上半年跳過三星和OPPO,連續兩個季度保持僅次于小米的當地第二大品牌地位,其中一個原因就是與備貨有關。

      “我們發現vivo在第一季度有很高的出貨量,導致在渠道內累積了大量庫存,這也是基于華為在中國市場對于庫存儲備的經驗而來。”賈沫續稱,如今面對印度市場難以快速復工的現狀,此前看起來過高的庫存積累,反而成了好事,助推vivo帶來提升市場占有率的良好契機。

      要知道,目前雖然疫情仍然沒有得到控制,但當地對于智能機依然處于供不應求的階段。

      “我們認為,如果vivo能繼續在印度市場保持穩扎穩打的策略,而三星假如依舊僅維持目前的產品策略,沒有進一步為渠道提供更多補貼以搶回份額的話,三星能夠奪回市場第二的地位我持保留意見。”他續稱。

      對于OPPO體系同樣如此,由于全球采用了同樣的產品體系和市場策略,印度市場屢屢傳出OPPO體系品牌缺貨的聲音,這也就連帶影響到了其在印度市場的份額表現。

      這些都是成為進一步影響上游電子產業鏈業績的一個核心。而隨著下半年開啟,全球不同市場的競合又出現轉變,歐洲、東南亞、南美洲等幾大市場可能都會出現新的變化,產業鏈廠商與終端廠商的及時匹配,也將影響到全年的整體業績表現。

      相關閱讀

      现金捕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