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trike id="oouqj"><bdo id="oouqj"></bdo></strike>
      <tbody id="oouqj"><center id="oouqj"></center></tbody>
    1. <th id="oouqj"></th>
    2. <em id="oouqj"></em>

      <tbody id="oouqj"></tbody>

      <tbody id="oouqj"></tbody>

      您的位置:首頁 >市場 >

      海底撈上半年虧損中開出173家門店

      2020-08-27 09:43:07    來源:證券日報

      疫情對餐飲企業的影響正在通過具體的數字展現出來,虧損成為部分餐飲企業今年上半年的真實寫照。

      發布上半年虧損9億元-10億元預告50天后,海底撈(6862.HK)公布了凈虧損9.65億元的2020年中期業績報告。這是海底撈上市以來首次虧損。而港股另一家上市餐飲企業九毛九集團(09922.HK)也交出了上市后首份半年報——凈虧損達1.15億元。呷哺呷哺此前發布的報告也顯示,上半年預虧2億元-3億元。

      海底撈上半年虧損中開出173家門店

      8月25日晚間,海底撈公布的財報顯示,2020年上半年,海底撈集團實現營收97.6億元,同比下降16.5%,凈利潤由去年同期的9.12億元下降至-9.65億元,同比降幅超200%。

      對于虧損原因,海底撈表示,主要是受疫情影響導致門店客流量減少。疫情期間,海底撈自2020年1月26日起自愿暫停中國大陸所有門店的營業。隨著疫情得到逐步控制,于2020年3月12日重新開放中國大陸地區大部分暫停營業的門店,但實行嚴格的人流管控措施,安排顧客分散就座,并限制就餐人數。

      具體業務來看,海底撈餐廳業務收入額同比下滑19.2%,占總營收比例下降3.2%。海底撈方面解釋稱,由于疫情影響,門店客流量減少,上半年平均翻臺率從2019年同期的4.8次/天減少到了3.3次/天,人均消費由104.4元漲至112.8元。

      另一方面,海底撈外賣業務、調味品及食材銷售業務營收則出現明顯增長。其中,來自外賣業務的營收同比增長了124%,占總營收比例由1.6%提高到4.2%;調味品及食材銷售業務收入則增長了3.76%,貢獻了1.9%的總營收。

      海底撈方面相關負責人對《證券日報》記者表示,突如其來的新冠肺炎疫情,讓居家就餐成為主流。今年2月,海底撈就率先恢復“安心送”及“無接觸外賣”服務,外送業務增長強勁。同時,海底撈還推出半成品菜肴等零售商品,上線自有平臺及第三方電商平臺銷售,為顧客提供了更為豐富的產品選擇。

      據了解,海底撈外送業務分為自建站、掛靠店兩種經營服務模式。所謂掛靠店,即在海底撈門店開通外賣業務,但運營由外送小組承擔,與門店相互獨立。截至2019年12月31日,共有206家可提供外送服務。為滿足疫情期間消費者對火鍋外賣的需求,海底撈對這一業務進行快速擴充。截至2020年6月,這一數字達到299家。

      負債方面,截至2020年6月30日,海底撈資本負債比率達38.1%,銀行借款33.05億元。其中,上半年新增銀行借款32.38億元及償還銀行借款0.61億元。截至2020年6月30日,公司獲得并以集團固定資產擔保的其他借款為0.96億元。

      在門店數量方面,2020年上半年海底撈持續推進門店網絡的擴張,新開業173家海底撈餐廳。截至2020年6月30日,海底撈全球門店共有935家,其中868家位于中國大陸的164個城市,67家位于中國香港、中國澳門、中國臺灣及海外,包括新加坡、韓國、日本、美國、加拿大、英國、越南、馬來西亞、印度尼西亞及澳大利亞等地。報告期內,因租約到期和其他商業原因,海底撈關閉了6家餐廳。

      根據規劃,今年下半年,海底撈將繼續拓展新餐廳,以進一步提升餐廳密度、拓展覆蓋地區。

      九毛九餐廳退出華南和海南外其他市場

      受到疫情沖擊的,還有另一家港股餐飲企業。

      8月24日晚間,九毛九發布2020年上半年財報。財報顯示,上半年實現營收9.5億元,同比下降23.2%;公司權益股東應占期內虧損為8590萬元,經調整后純凈虧損達到1.15億元。

      對于收入減少的原因,九毛九稱是上半年有近2個月的時間所有門店均關門,營業時間大幅縮減,同時此期間九毛九門店關閉數量較多(相比2019年末凈減少38家門店)。

      值得注意的是,與海底撈暫停門店營業不同的是,九毛九在上半年永久性關閉了客流較少的門店及停止在北京、天津及武漢經營的九毛九餐廳。那么關閉北京、天津及武漢門店后,九毛九西北菜、太二酸菜魚及其他品牌門店數量分別為多少?

      《證券日報》記者采訪九毛九相關負責人,其并未給出具體門店數量。但是該負責人稱:“除了華南和海南的門店外,其他地區的門店我們將會使其在租約到期后自然關閉,盡管其中有不少成績很好的門店。我們這一舉動的目的是把品牌管理半徑縮小,把轉型升級做好后再做新一輪的開店擴張。”

      前宅食送CEO、餐飲老板內參副總裁穆楊對《證券日報》記者表示:“規模不經濟,店多之后就會發現沒有那么掙錢了。”穆楊表示,“餐飲企業上市后會變得公開透明,這個時候合規成本大概占營業額的5%-10%。而擴張的過程中其他競爭對手都在升級和轉型,九毛九西北菜競爭優勢是否還存在,要打問號。”

      同樣,受疫情影響,九毛九集團翻臺率也有待提高。分品牌來看,九毛九/太二/慫/那未大叔2020上半年的翻臺率分別為1.3/3.4/2/1次/天,同比有不同程度下滑,在疫情背景下,太二酸菜魚翻臺率仍然超過3次/天,品牌表現突出。同時,客單價從75元漲至77元,不過,這是由于菜品價格從去年年底開始有所上升所致。

      太二酸菜魚的表現突出,與九毛九集團的傾力相助不無關系。早在2019年財報中,九毛九就稱2020年將進一步實行多品牌戰略,其中太二仍為戰略重點,并將眼光瞄向全球市場。同時,還將結合其擴張計劃,升級現有的中央廚房及其設備與設施,并在佛山新開一間中央廚房,支持未來開店。

      “酸菜魚這個品類相對不錯,但是酸菜魚的熱點已經過去了。”穆楊對《證券日報》記者表示,“從早期品牌崛起來看,一個品牌等于一個品類是非常好的,比如西少爺等于肉夾饃,黃太吉等于煎餅果子,太二等于酸菜魚。但是中后期也會被這個所累,隨著餐飲品類的多樣化,消費者短時間內很難重復食用同一品類。”

      《證券日報》記者梳理發現,酸菜魚領域進入門檻不高、容易復制和模仿,難免出現同質化的現象,競爭也隨之加劇。除“太二”外,市面上的酸菜魚品牌還包括“俞是乎”、“有家酸菜魚”、“魚你在一起”、“九鍋一堂”及“嚴廚老壇酸菜魚”等。

      相關閱讀

      现金捕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