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trike id="oouqj"><bdo id="oouqj"></bdo></strike>
      <tbody id="oouqj"><center id="oouqj"></center></tbody>
    1. <th id="oouqj"></th>
    2. <em id="oouqj"></em>

      <tbody id="oouqj"></tbody>

      <tbody id="oouqj"></tbody>

      您的位置:首頁 >熱點推薦 >

      “投資+產業運營”兩條腿走路 復星國際核心業務逐步恢復

      2020-08-31 13:53:04    來源:證券日報
      從2010年提出“中國動力嫁接全球資源”,到2015年提出“保險+投資”,再到今天的“聚焦產業運營”,復星國際的戰略演進似乎令外界難以判斷。8月28日,復星國際有限公司(下稱復星國際或者復星)董事長郭廣昌在2020年中期業績說明會上,親口作出解釋。

      “我們一直說投資跟產業要兩條腿走路,前幾年更多的是在投資。為什么?因為這么多年的投資才讓復星能比較快地建立起了全球的運營網絡,比較快地擁有了雄厚的產業基礎。”郭廣昌表示,現在,復星已經完成了全球布局和產業布局,但并不意味著放棄投資,投資是用來補強產業的,但主要精力和時間會放在產業運營上。

      年初正式確立“創新驅動的家庭消費產業集團”新戰略定位的復星國際,于8月27日晚間交出了“中考”成績單。截至6月30日,復星國際收入為632.69億元(其中43%來自海外國家與地區),同比減少7.6%;歸屬于母公司股東的利潤為20.12億元,同比減少73.6%;現金、銀行結余、定期銀行存款達到1159億元,比2019年末增長22%。

      核心業務逐步恢復

      “上半年業績回調主要還是受疫情影響。”復星國際聯席CEO徐曉亮表示,這并不是說復星的產品、模式、布局本身有問題,更多的是,在疫情里一些短暫的階段性、間歇性的一些事情,目前來看,核心業務正在逐步恢復。

      在快樂板塊的旅文業務中,三亞·亞特蘭蒂斯酒店第二季度入住率超去年同期,ClubMed全球有26家度假村恢復運營,中國的5家已完全恢復正常狀態。

      在健康板塊中,新冠疫苗已進入臨床試驗階段。8月27日晚間,復星國際旗下復星醫藥宣布與JacobsonPharma就mRNA新冠疫苗于香港、澳門兩地的供應及分銷合作達成意向,將在獲得相關審批后,為香港及澳門供應1000萬劑mRNA新冠疫苗。

      在科創研發領域,復宏漢霖繼利妥昔單抗(漢利康,HLX01)于2019年成為首個國內獲批上市的中國生物類似藥之后,其自主研發的第二款曲妥珠單抗(漢曲優,HLX02)已于今年先后在歐盟與國內獲批上市,成為首個中歐雙批國產生物類似藥。

      在產業投資與業務開拓方面,復星聚焦家庭消費需求,繼續在現有產業賽道展開補強,包括收購法國時尚珠寶品牌Djula的55.4%股權;與意大利高端珠寶集團簽署協議,共同拓展Damiani與Salvini兩大品牌在中國市場的發展;于2020年8月完成對金徽酒的收購,延伸食飲全產業鏈。

      在全球疫情下,為了加快各個產業板塊恢復速度,“我們有一個戰時機制,比如產品線、產業集團把在前進道路中的最大痛點提出來,復星就用最好的力量‘打下這個山頭’。”徐曉亮向《證券日報》記者表示,“接下來外界看復星要用四個維度看,外看產品,內看組織,核心看機制,長期看文化。用10年時間,聚焦全球10億家庭用戶,使復星營收達萬億元,利潤達千億元的定量驅動目標不變,為實現這些目標,產品、組織、機制、文化方式等所有的都在變,這就是復星發展的頂層大邏輯。”

      回應評級下調是極度悲觀

      在這一發展邏輯驅動下,回顧上半年復星的表現,郭廣昌稱,可以用“韌”字來概括。多元化的業務組合和資產布局,產業運營以及產業投資補強的發展模式,使復星具備了有效抵御市場風險的能力。

      截至2020年6月30日,復星國際總債務占總資本比例為56.9%。復星國際CFO龔平認為,“這是非常舒適、也比較安全的水平。”

      值得一提的是,此前,國際評級機構穆迪將復星國際評級從“Ba2”下調至“Ba3”,展望調整為負面,引發市場關注。對此,龔平回應稱,穆迪的評級是“極度悲觀的”。

      “我們理解西方的評級機構,身處疫情中心,有這個悲觀可以理解,但他們沒有理解復星國際基礎運營的健康程度。”龔平表示,事實上,這之后復星國際發行的公開市場債券交易價格基本紋絲不動,這也反映了僵化的方法論、極度悲觀判斷和實際之間的落差。

      據財報顯示,上半年,復星國際累計在公開市場成功發行187.6億元債券,籌組約12億美元等值銀團貸款,平均債務成本為4.72%,較2019年平均債務成本下降0.34個百分點;現金及銀行結余及定期存款為1158.64億元,較去年同期增加了209.64億元。

      有業內人士認為,復星充裕的現金流主要來自三方面,一是“健康、富足和快樂”三大板塊業務的收入;二是公開市場的融資;三是上半年有幾宗資產處置交易,基本實現了投退平衡。

      “處置資產強化流動性是日常常規工作,復星一直在不斷優化資產業務結構,有些投資到了一定的時候要收回變現,對投資了一定時間后的企業,若其業務的成長性和未來空間不夠,要采取一些措施退出。”復星國際聯席CEO陳啟宇向《證券日報》記者表示,另外,復星也有VC和PE特性的小股權投資,到一定程度就順理成章IPO了,之后出售股權退出投資。今年上半年,復星創富旗下的被投企業中已有5家申報IPO。

      “產業運營+產業投資補強”雙輪驅動

      如果說過去的復星管理層,會花更多時間研究“投融管退”,現在復星各個板塊的掌舵人,更多則是想著怎么進行產業協同,如何形成產品化,如何運營產業等。

      “復星的夢想從來都是一個產業公司。”郭廣昌表示,“在過去的多年里,我們完成了全球布局,完成了產業布局,下一步主要的精力和時間是放在產業運營上,但這不代表投資就不做了。投資是復星非常重要的能力,投資核心是用來補強產業的。”

      “在投資方面,復星不變的是‘投資+產業運營’雙輪驅動。變化的是,原先是平行的,一邊是運營,一邊是投資?,F在結構和主次目標關系發生變化了,轉變成了前后輪結構,由投資這個‘后輪’去驅動‘前輪’產業運營。”徐曉亮向《證券日報》記者表示,“投資的核心標準也在變化,原則上復星不去投參股性的企業,更多是控股性的投資。”

      徐曉亮強調道,要投資能夠和復星現有產業形成化學反應、彼此賦能的企業,但前提是必須控股。因為投資不是目的是手段,目的是做產業,是通過FC2M(“F”既代表Fuson復星,也代表Family家庭,C2M指“從客戶到制造者”)戰略打造出好產品。

      “現在的重點是產業運營、產品力、研發、0到1,除了這些之外,講的最多的是腰部力量。”郭廣昌表示,“0到1完成之后要做大,盡快把規模做上去,從1到10、10到N。”比如,復宏漢霖完成了0到1的突破,下一步就是生產、規模、擴張。

      而對于外界對復星近年來一些海外投資項目不利的疑問,郭廣昌也很坦然地表示:“中國真的全球化的企業太少了,復星這些年來也是在一步步探索全球化的過程中殺出一條血路。這之中既有成功的,又有失敗的。而正因為有血的教訓,我們才能一路成長。外界傳的比較多的是一些失敗的案例,但我不得不告訴大家,我們有很多成功的案例,而且大多數都是成功的。”

      “一路走來,每個環節、每一塊我們都沒有丟掉,保險沒丟掉,保險+投資、保險+產業,保險始終是非常重要的。”郭廣昌表示,全球化,也已經內化到復星運營能力里,這些肯定不會丟,只會不斷強化。本報記者 王麗新

      相關閱讀

      现金捕鱼